游戏中心
NBA英雄
荣耀冠军
山海之痕
NBA范特西
兵法三十七计
君临传奇
足球文明

闲聊,为啥感觉现在的球员没什么很有意境的外号了呢?

68回复/ 080735 浏览
等等再睡会(7级)楼主2022-10-29 13:18:09发布于天津
闲聊,为啥感觉现在的球员没什么很有意境的外号了呢?等等再睡会 发表在马刺专区 https://bbs.hupu.com/spurs

这些回帖亮了

收起


认真来说,大概就是之前足球内容被聚焦在官方背景的媒介上(电视台、报纸等),这决定了内容创作者(解说员、记者等)的风格边界,导致诸如球员外号等内容更具备偏精英阶层的表达方式,所以会有各种有意境有文采的外号,而大众球迷没有创作资格,在这链条里仅是“接收者”。
但后来随着互联网发展,内容话语权逐渐被分解到非官方背景的新媒体甚至球迷个体手上,这样一来,球迷这时不再是内容接收者,而是内容创作者了,所以这时的外号,开始群魔乱舞。
举个例子,“中场阴谋家”这个外号,大概率是多年前某个记者或撰稿人或主编或解说员赋予哈吉的(未考证,我乱说的,大概率差不离),只在照片里见过哈吉的大众球迷起不来这种外号,因为没有互联网,起了也没人知道。而到了大众球迷创作内容起外号的年代,球迷有了内容创作和传播的手段,就肯定起自己能起的、有互联网传播力的新型外号,比如“憨憨”“狗剩”之类,而此时,老式的外号风格只能作为个体解说员的特征而零星存在,比如詹俊成天说的“玉面郎君菲尔米诺”之类。
所以,综合看来,外号画风转变的过程,就是个群体话语权下沉化、内容创作平台下沉化和传播高效化、旧话语权威不断被消解的过程。


认真来说,大概就是之前足球内容被聚焦在官方背景的媒介上(电视台、报纸等),这决定了内容创作者(解说员、记者等)的风格边界,导致诸如球员外号等内容更具备偏精英阶层的表达方式,所以会有各种有意境有文采的外号,而大众球迷没有创作资格,在这链条里仅是“接收者”。
但后来随着互联网发展,内容话语权逐渐被分解到非官方背景的新媒体甚至球迷个体手上,这样一来,球迷这时不再是内容接收者,而是内容创作者了,所以这时的外号,开始群魔乱舞。
举个例子,“中场阴谋家”这个外号,大概率是多年前某个记者或撰稿人或主编或解说员赋予哈吉的(未考证,我乱说的,大概率差不离),只在照片里见过哈吉的大众球迷起不来这种外号,因为没有互联网,起了也没人知道。而到了大众球迷创作内容起外号的年代,球迷有了内容创作和传播的手段,就肯定起自己能起的、有互联网传播力的新型外号,比如“憨憨”“狗剩”之类,而此时,老式的外号风格只能作为个体解说员的特征而零星存在,比如詹俊成天说的“玉面郎君菲尔米诺”之类。
所以,综合看来,外号画风转变的过程,就是个群体话语权下沉化、内容创作平台下沉化和传播高效化、旧话语权威不断被消解的过程。

亮了(327)
回复
查看评论(18)
引用 @hardpounding 发表的:
只看此人

认真来说,大概就是之前足球内容被聚焦在官方背景的媒介上(电视台、报纸等),这决定了内容创作者(解说员、记者等)的风格边界,导致诸如球员外号等内容更具备偏精英阶层的表达方式,所以会有各种有意境有文采的外号,而大众球迷没有创作资格,在这链条里仅是“接收者”。但后来随着互联网发展,内容话语权逐渐被分解到非官方背景的新媒体甚至球迷个体手上,这样一来,球迷这时不再是内容接收者,而是内容创作者了,所以这时的外号,开始群魔乱舞。举个例子,“中场阴谋家”这个外号,大概率是多年前某个记者或撰稿人或主编或解说员赋予哈吉的(未考证,我乱说的,大概率差不离),只在照片里见过哈吉的大众球迷起不来这种外号,因为没有互联网,起了也没人知道。而到了大众球迷创作内容起外号的年代,球迷有了内容创作和传播的手段,就肯定起自己能起的、有互联网传播力的新型外号,比如“憨憨”“狗剩”之类,而此时,老式的外号风格只能作为个体解说员的特征而零星存在,比如詹俊成天说的“玉面郎君菲尔米诺”之类。所以,综合看来,外号画风转变的过程,就是个群体话语权下沉化、内容创作平台下沉化和传播高效化、旧话语权威不断被消解的过程。

[图片]

查看更多


认真来说,大概就是之前足球内容被聚焦在官方背景的媒介上(电视台、报纸等),这决定了内容创作者(解说员、记者等)的风格边界,导致诸如球员外号等内容更具备偏精英阶层的表达方式,所以会有各种有意境有文采的外号,而大众球迷没有创作资格,在这链条里仅是“接收者”。
但后来随着互联网发展,内容话语权逐渐被分解到非官方背景的新媒体甚至球迷个体手上,这样一来,球迷这时不再是内容接收者,而是内容创作者了,所以这时的外号,开始群魔乱舞。
举个例子,“中场阴谋家”这个外号,大概率是多年前某个记者或撰稿人或主编或解说员赋予哈吉的(未考证,我乱说的,大概率差不离),只在照片里见过哈吉的大众球迷起不来这种外号,因为没有互联网,起了也没人知道。而到了大众球迷创作内容起外号的年代,球迷有了内容创作和传播的手段,就肯定起自己能起的、有互联网传播力的新型外号,比如“憨憨”“狗剩”之类,而此时,老式的外号风格只能作为个体解说员的特征而零星存在,比如詹俊成天说的“玉面郎君菲尔米诺”之类。
所以,综合看来,外号画风转变的过程,就是个群体话语权下沉化、内容创作平台下沉化和传播高效化、旧话语权威不断被消解的过程。

不好意思 我首页看到就点进来 没注意是篮球专区的贴子 但道理是一样的

不好意思 我首页看到就点进来 没注意是篮球专区的贴子 但道理是一样的

亮了(74)
回复
查看评论(3)

现在流行的都是那些网友提的接地气的,以前那些有意境都是解说员或者评论员起的,现在的评论员要卖货的

现在流行的都是那些网友提的接地气的,以前那些有意境都是解说员或者评论员起的,现在的评论员要卖货的

亮了(74)
回复
查看评论(2)
引用 @横云破 发表的:
只看此人

层主说的非常委婉,但说的中心意思就是起外号的人阶层和文化素质降低了,导致外号水平下降。

层主说的非常委婉,但说的中心意思就是起外号的人阶层和文化素质降低了,导致外号水平下降。

并没有想表达这个意思,因为并没有所谓“外号水平level”这种线性的价值判断维度。话语权的下沉是客观现象,不涉及对“下沉”这个过程的某种鄙夷

并没有想表达这个意思,因为并没有所谓“外号水平level”这种线性的价值判断维度。话语权的下沉是客观现象,不涉及对“下沉”这个过程的某种鄙夷

亮了(36)
回复
引用 @hardpounding 发表的:
只看此人

认真来说,大概就是之前足球内容被聚焦在官方背景的媒介上(电视台、报纸等),这决定了内容创作者(解说员、记者等)的风格边界,导致诸如球员外号等内容更具备偏精英阶层的表达方式,所以会有各种有意境有文采的外号,而大众球迷没有创作资格,在这链条里仅是“接收者”。但后来随着互联网发展,内容话语权逐渐被分解到非官方背景的新媒体甚至球迷个体手上,这样一来,球迷这时不再是内容接收者,而是内容创作者了,所以这时的外号,开始群魔乱舞。举个例子,“中场阴谋家”这个外号,大概率是多年前某个记者或撰稿人或主编或解说员赋予哈吉的(未考证,我乱说的,大概率差不离),只在照片里见过哈吉的大众球迷起不来这种外号,因为没有互联网,起了也没人知道。而到了大众球迷创作内容起外号的年代,球迷有了内容创作和传播的手段,就肯定起自己能起的、有互联网传播力的新型外号,比如“憨憨”“狗剩”之类,而此时,老式的外号风格只能作为个体解说员的特征而零星存在,比如詹俊成天说的“玉面郎君菲尔米诺”之类。所以,综合看来,外号画风转变的过程,就是个群体话语权下沉化、内容创作平台下沉化和传播高效化、旧话语权威不断被消解的过程。

[图片]

查看更多


认真来说,大概就是之前足球内容被聚焦在官方背景的媒介上(电视台、报纸等),这决定了内容创作者(解说员、记者等)的风格边界,导致诸如球员外号等内容更具备偏精英阶层的表达方式,所以会有各种有意境有文采的外号,而大众球迷没有创作资格,在这链条里仅是“接收者”。
但后来随着互联网发展,内容话语权逐渐被分解到非官方背景的新媒体甚至球迷个体手上,这样一来,球迷这时不再是内容接收者,而是内容创作者了,所以这时的外号,开始群魔乱舞。
举个例子,“中场阴谋家”这个外号,大概率是多年前某个记者或撰稿人或主编或解说员赋予哈吉的(未考证,我乱说的,大概率差不离),只在照片里见过哈吉的大众球迷起不来这种外号,因为没有互联网,起了也没人知道。而到了大众球迷创作内容起外号的年代,球迷有了内容创作和传播的手段,就肯定起自己能起的、有互联网传播力的新型外号,比如“憨憨”“狗剩”之类,而此时,老式的外号风格只能作为个体解说员的特征而零星存在,比如詹俊成天说的“玉面郎君菲尔米诺”之类。
所以,综合看来,外号画风转变的过程,就是个群体话语权下沉化、内容创作平台下沉化和传播高效化、旧话语权威不断被消解的过程。

腾讯给莫兰特起的腰王真的尬的不行

腾讯给莫兰特起的腰王真的尬的不行

亮了(33)
回复
查看评论(2)
引用 @hardpounding 发表的:
只看此人

认真来说,大概就是之前足球内容被聚焦在官方背景的媒介上(电视台、报纸等),这决定了内容创作者(解说员、记者等)的风格边界,导致诸如球员外号等内容更具备偏精英阶层的表达方式,所以会有各种有意境有文采的外号,而大众球迷没有创作资格,在这链条里仅是“接收者”。但后来随着互联网发展,内容话语权逐渐被分解到非官方背景的新媒体甚至球迷个体手上,这样一来,球迷这时不再是内容接收者,而是内容创作者了,所以这时的外号,开始群魔乱舞。举个例子,“中场阴谋家”这个外号,大概率是多年前某个记者或撰稿人或主编或解说员赋予哈吉的(未考证,我乱说的,大概率差不离),只在照片里见过哈吉的大众球迷起不来这种外号,因为没有互联网,起了也没人知道。而到了大众球迷创作内容起外号的年代,球迷有了内容创作和传播的手段,就肯定起自己能起的、有互联网传播力的新型外号,比如“憨憨”“狗剩”之类,而此时,老式的外号风格只能作为个体解说员的特征而零星存在,比如詹俊成天说的“玉面郎君菲尔米诺”之类。所以,综合看来,外号画风转变的过程,就是个群体话语权下沉化、内容创作平台下沉化和传播高效化、旧话语权威不断被消解的过程。

[图片]

查看更多


认真来说,大概就是之前足球内容被聚焦在官方背景的媒介上(电视台、报纸等),这决定了内容创作者(解说员、记者等)的风格边界,导致诸如球员外号等内容更具备偏精英阶层的表达方式,所以会有各种有意境有文采的外号,而大众球迷没有创作资格,在这链条里仅是“接收者”。
但后来随着互联网发展,内容话语权逐渐被分解到非官方背景的新媒体甚至球迷个体手上,这样一来,球迷这时不再是内容接收者,而是内容创作者了,所以这时的外号,开始群魔乱舞。
举个例子,“中场阴谋家”这个外号,大概率是多年前某个记者或撰稿人或主编或解说员赋予哈吉的(未考证,我乱说的,大概率差不离),只在照片里见过哈吉的大众球迷起不来这种外号,因为没有互联网,起了也没人知道。而到了大众球迷创作内容起外号的年代,球迷有了内容创作和传播的手段,就肯定起自己能起的、有互联网传播力的新型外号,比如“憨憨”“狗剩”之类,而此时,老式的外号风格只能作为个体解说员的特征而零星存在,比如詹俊成天说的“玉面郎君菲尔米诺”之类。
所以,综合看来,外号画风转变的过程,就是个群体话语权下沉化、内容创作平台下沉化和传播高效化、旧话语权威不断被消解的过程。

兄弟学过传播学吧

兄弟学过传播学吧

亮了(38)
回复
查看评论(1)
引用 @hardpounding 发表的:
只看此人

认真来说,大概就是之前足球内容被聚焦在官方背景的媒介上(电视台、报纸等),这决定了内容创作者(解说员、记者等)的风格边界,导致诸如球员外号等内容更具备偏精英阶层的表达方式,所以会有各种有意境有文采的外号,而大众球迷没有创作资格,在这链条里仅是“接收者”。但后来随着互联网发展,内容话语权逐渐被分解到非官方背景的新媒体甚至球迷个体手上,这样一来,球迷这时不再是内容接收者,而是内容创作者了,所以这时的外号,开始群魔乱舞。举个例子,“中场阴谋家”这个外号,大概率是多年前某个记者或撰稿人或主编或解说员赋予哈吉的(未考证,我乱说的,大概率差不离),只在照片里见过哈吉的大众球迷起不来这种外号,因为没有互联网,起了也没人知道。而到了大众球迷创作内容起外号的年代,球迷有了内容创作和传播的手段,就肯定起自己能起的、有互联网传播力的新型外号,比如“憨憨”“狗剩”之类,而此时,老式的外号风格只能作为个体解说员的特征而零星存在,比如詹俊成天说的“玉面郎君菲尔米诺”之类。所以,综合看来,外号画风转变的过程,就是个群体话语权下沉化、内容创作平台下沉化和传播高效化、旧话语权威不断被消解的过程。

[图片]

查看更多


认真来说,大概就是之前足球内容被聚焦在官方背景的媒介上(电视台、报纸等),这决定了内容创作者(解说员、记者等)的风格边界,导致诸如球员外号等内容更具备偏精英阶层的表达方式,所以会有各种有意境有文采的外号,而大众球迷没有创作资格,在这链条里仅是“接收者”。
但后来随着互联网发展,内容话语权逐渐被分解到非官方背景的新媒体甚至球迷个体手上,这样一来,球迷这时不再是内容接收者,而是内容创作者了,所以这时的外号,开始群魔乱舞。
举个例子,“中场阴谋家”这个外号,大概率是多年前某个记者或撰稿人或主编或解说员赋予哈吉的(未考证,我乱说的,大概率差不离),只在照片里见过哈吉的大众球迷起不来这种外号,因为没有互联网,起了也没人知道。而到了大众球迷创作内容起外号的年代,球迷有了内容创作和传播的手段,就肯定起自己能起的、有互联网传播力的新型外号,比如“憨憨”“狗剩”之类,而此时,老式的外号风格只能作为个体解说员的特征而零星存在,比如詹俊成天说的“玉面郎君菲尔米诺”之类。
所以,综合看来,外号画风转变的过程,就是个群体话语权下沉化、内容创作平台下沉化和传播高效化、旧话语权威不断被消解的过程。

其实就是起外号的人文化素养低了,所以外号不好听了。很正常,这没什么不好说的。石佛这种外号比小学生贴切多了

其实就是起外号的人文化素养低了,所以外号不好听了。很正常,这没什么不好说的。石佛这种外号比小学生贴切多了

亮了(36)
回复
查看评论(2)
引用 @hardpounding 发表的:
只看此人

认真来说,大概就是之前足球内容被聚焦在官方背景的媒介上(电视台、报纸等),这决定了内容创作者(解说员、记者等)的风格边界,导致诸如球员外号等内容更具备偏精英阶层的表达方式,所以会有各种有意境有文采的外号,而大众球迷没有创作资格,在这链条里仅是“接收者”。但后来随着互联网发展,内容话语权逐渐被分解到非官方背景的新媒体甚至球迷个体手上,这样一来,球迷这时不再是内容接收者,而是内容创作者了,所以这时的外号,开始群魔乱舞。举个例子,“中场阴谋家”这个外号,大概率是多年前某个记者或撰稿人或主编或解说员赋予哈吉的(未考证,我乱说的,大概率差不离),只在照片里见过哈吉的大众球迷起不来这种外号,因为没有互联网,起了也没人知道。而到了大众球迷创作内容起外号的年代,球迷有了内容创作和传播的手段,就肯定起自己能起的、有互联网传播力的新型外号,比如“憨憨”“狗剩”之类,而此时,老式的外号风格只能作为个体解说员的特征而零星存在,比如詹俊成天说的“玉面郎君菲尔米诺”之类。所以,综合看来,外号画风转变的过程,就是个群体话语权下沉化、内容创作平台下沉化和传播高效化、旧话语权威不断被消解的过程。

[图片]

查看更多


认真来说,大概就是之前足球内容被聚焦在官方背景的媒介上(电视台、报纸等),这决定了内容创作者(解说员、记者等)的风格边界,导致诸如球员外号等内容更具备偏精英阶层的表达方式,所以会有各种有意境有文采的外号,而大众球迷没有创作资格,在这链条里仅是“接收者”。
但后来随着互联网发展,内容话语权逐渐被分解到非官方背景的新媒体甚至球迷个体手上,这样一来,球迷这时不再是内容接收者,而是内容创作者了,所以这时的外号,开始群魔乱舞。
举个例子,“中场阴谋家”这个外号,大概率是多年前某个记者或撰稿人或主编或解说员赋予哈吉的(未考证,我乱说的,大概率差不离),只在照片里见过哈吉的大众球迷起不来这种外号,因为没有互联网,起了也没人知道。而到了大众球迷创作内容起外号的年代,球迷有了内容创作和传播的手段,就肯定起自己能起的、有互联网传播力的新型外号,比如“憨憨”“狗剩”之类,而此时,老式的外号风格只能作为个体解说员的特征而零星存在,比如詹俊成天说的“玉面郎君菲尔米诺”之类。
所以,综合看来,外号画风转变的过程,就是个群体话语权下沉化、内容创作平台下沉化和传播高效化、旧话语权威不断被消解的过程。

说的直白点,就像是周杰伦单干以后审美急剧拉胯一样
人家吃这碗饭的人取的外号,和球迷自己想的,水平天差地别

说的直白点,就像是周杰伦单干以后审美急剧拉胯一样
人家吃这碗饭的人取的外号,和球迷自己想的,水平天差地别

亮了(21)
回复
引用 @hardpounding 发表的:
只看此人

认真来说,大概就是之前足球内容被聚焦在官方背景的媒介上(电视台、报纸等),这决定了内容创作者(解说员、记者等)的风格边界,导致诸如球员外号等内容更具备偏精英阶层的表达方式,所以会有各种有意境有文采的外号,而大众球迷没有创作资格,在这链条里仅是“接收者”。但后来随着互联网发展,内容话语权逐渐被分解到非官方背景的新媒体甚至球迷个体手上,这样一来,球迷这时不再是内容接收者,而是内容创作者了,所以这时的外号,开始群魔乱舞。举个例子,“中场阴谋家”这个外号,大概率是多年前某个记者或撰稿人或主编或解说员赋予哈吉的(未考证,我乱说的,大概率差不离),只在照片里见过哈吉的大众球迷起不来这种外号,因为没有互联网,起了也没人知道。而到了大众球迷创作内容起外号的年代,球迷有了内容创作和传播的手段,就肯定起自己能起的、有互联网传播力的新型外号,比如“憨憨”“狗剩”之类,而此时,老式的外号风格只能作为个体解说员的特征而零星存在,比如詹俊成天说的“玉面郎君菲尔米诺”之类。所以,综合看来,外号画风转变的过程,就是个群体话语权下沉化、内容创作平台下沉化和传播高效化、旧话语权威不断被消解的过程。

[图片]

查看更多


认真来说,大概就是之前足球内容被聚焦在官方背景的媒介上(电视台、报纸等),这决定了内容创作者(解说员、记者等)的风格边界,导致诸如球员外号等内容更具备偏精英阶层的表达方式,所以会有各种有意境有文采的外号,而大众球迷没有创作资格,在这链条里仅是“接收者”。
但后来随着互联网发展,内容话语权逐渐被分解到非官方背景的新媒体甚至球迷个体手上,这样一来,球迷这时不再是内容接收者,而是内容创作者了,所以这时的外号,开始群魔乱舞。
举个例子,“中场阴谋家”这个外号,大概率是多年前某个记者或撰稿人或主编或解说员赋予哈吉的(未考证,我乱说的,大概率差不离),只在照片里见过哈吉的大众球迷起不来这种外号,因为没有互联网,起了也没人知道。而到了大众球迷创作内容起外号的年代,球迷有了内容创作和传播的手段,就肯定起自己能起的、有互联网传播力的新型外号,比如“憨憨”“狗剩”之类,而此时,老式的外号风格只能作为个体解说员的特征而零星存在,比如詹俊成天说的“玉面郎君菲尔米诺”之类。
所以,综合看来,外号画风转变的过程,就是个群体话语权下沉化、内容创作平台下沉化和传播高效化、旧话语权威不断被消解的过程。

新传考研人表示你说的太特么对了

新传考研人表示你说的太特么对了

亮了(12)
回复
引用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人生 发表的:
只看此人

兄弟学过传播学吧

兄弟学过传播学吧

没有哈 但日常喜欢看各种人文社科书籍 觉得多数道理是通的

没有哈 但日常喜欢看各种人文社科书籍 觉得多数道理是通的

亮了(13)
回复
查看评论(1)
引用 @hardpounding 发表的:
只看此人

认真来说,大概就是之前足球内容被聚焦在官方背景的媒介上(电视台、报纸等),这决定了内容创作者(解说员、记者等)的风格边界,导致诸如球员外号等内容更具备偏精英阶层的表达方式,所以会有各种有意境有文采的外号,而大众球迷没有创作资格,在这链条里仅是“接收者”。但后来随着互联网发展,内容话语权逐渐被分解到非官方背景的新媒体甚至球迷个体手上,这样一来,球迷这时不再是内容接收者,而是内容创作者了,所以这时的外号,开始群魔乱舞。举个例子,“中场阴谋家”这个外号,大概率是多年前某个记者或撰稿人或主编或解说员赋予哈吉的(未考证,我乱说的,大概率差不离),只在照片里见过哈吉的大众球迷起不来这种外号,因为没有互联网,起了也没人知道。而到了大众球迷创作内容起外号的年代,球迷有了内容创作和传播的手段,就肯定起自己能起的、有互联网传播力的新型外号,比如“憨憨”“狗剩”之类,而此时,老式的外号风格只能作为个体解说员的特征而零星存在,比如詹俊成天说的“玉面郎君菲尔米诺”之类。所以,综合看来,外号画风转变的过程,就是个群体话语权下沉化、内容创作平台下沉化和传播高效化、旧话语权威不断被消解的过程。

[图片]

查看更多


认真来说,大概就是之前足球内容被聚焦在官方背景的媒介上(电视台、报纸等),这决定了内容创作者(解说员、记者等)的风格边界,导致诸如球员外号等内容更具备偏精英阶层的表达方式,所以会有各种有意境有文采的外号,而大众球迷没有创作资格,在这链条里仅是“接收者”。
但后来随着互联网发展,内容话语权逐渐被分解到非官方背景的新媒体甚至球迷个体手上,这样一来,球迷这时不再是内容接收者,而是内容创作者了,所以这时的外号,开始群魔乱舞。
举个例子,“中场阴谋家”这个外号,大概率是多年前某个记者或撰稿人或主编或解说员赋予哈吉的(未考证,我乱说的,大概率差不离),只在照片里见过哈吉的大众球迷起不来这种外号,因为没有互联网,起了也没人知道。而到了大众球迷创作内容起外号的年代,球迷有了内容创作和传播的手段,就肯定起自己能起的、有互联网传播力的新型外号,比如“憨憨”“狗剩”之类,而此时,老式的外号风格只能作为个体解说员的特征而零星存在,比如詹俊成天说的“玉面郎君菲尔米诺”之类。
所以,综合看来,外号画风转变的过程,就是个群体话语权下沉化、内容创作平台下沉化和传播高效化、旧话语权威不断被消解的过程。

有道理

有道理

亮了(8)
回复
引用 @hardpounding 发表的:
只看此人

认真来说,大概就是之前足球内容被聚焦在官方背景的媒介上(电视台、报纸等),这决定了内容创作者(解说员、记者等)的风格边界,导致诸如球员外号等内容更具备偏精英阶层的表达方式,所以会有各种有意境有文采的外号,而大众球迷没有创作资格,在这链条里仅是“接收者”。但后来随着互联网发展,内容话语权逐渐被分解到非官方背景的新媒体甚至球迷个体手上,这样一来,球迷这时不再是内容接收者,而是内容创作者了,所以这时的外号,开始群魔乱舞。举个例子,“中场阴谋家”这个外号,大概率是多年前某个记者或撰稿人或主编或解说员赋予哈吉的(未考证,我乱说的,大概率差不离),只在照片里见过哈吉的大众球迷起不来这种外号,因为没有互联网,起了也没人知道。而到了大众球迷创作内容起外号的年代,球迷有了内容创作和传播的手段,就肯定起自己能起的、有互联网传播力的新型外号,比如“憨憨”“狗剩”之类,而此时,老式的外号风格只能作为个体解说员的特征而零星存在,比如詹俊成天说的“玉面郎君菲尔米诺”之类。所以,综合看来,外号画风转变的过程,就是个群体话语权下沉化、内容创作平台下沉化和传播高效化、旧话语权威不断被消解的过程。

[图片]

查看更多


认真来说,大概就是之前足球内容被聚焦在官方背景的媒介上(电视台、报纸等),这决定了内容创作者(解说员、记者等)的风格边界,导致诸如球员外号等内容更具备偏精英阶层的表达方式,所以会有各种有意境有文采的外号,而大众球迷没有创作资格,在这链条里仅是“接收者”。
但后来随着互联网发展,内容话语权逐渐被分解到非官方背景的新媒体甚至球迷个体手上,这样一来,球迷这时不再是内容接收者,而是内容创作者了,所以这时的外号,开始群魔乱舞。
举个例子,“中场阴谋家”这个外号,大概率是多年前某个记者或撰稿人或主编或解说员赋予哈吉的(未考证,我乱说的,大概率差不离),只在照片里见过哈吉的大众球迷起不来这种外号,因为没有互联网,起了也没人知道。而到了大众球迷创作内容起外号的年代,球迷有了内容创作和传播的手段,就肯定起自己能起的、有互联网传播力的新型外号,比如“憨憨”“狗剩”之类,而此时,老式的外号风格只能作为个体解说员的特征而零星存在,比如詹俊成天说的“玉面郎君菲尔米诺”之类。
所以,综合看来,外号画风转变的过程,就是个群体话语权下沉化、内容创作平台下沉化和传播高效化、旧话语权威不断被消解的过程。

层主说的非常委婉,但说的中心意思就是起外号的人阶层和文化素质降低了,导致外号水平下降。

层主说的非常委婉,但说的中心意思就是起外号的人阶层和文化素质降低了,导致外号水平下降。

亮了(20)
回复
查看评论(3)
引用 @hardpounding 发表的:
只看此人

认真来说,大概就是之前足球内容被聚焦在官方背景的媒介上(电视台、报纸等),这决定了内容创作者(解说员、记者等)的风格边界,导致诸如球员外号等内容更具备偏精英阶层的表达方式,所以会有各种有意境有文采的外号,而大众球迷没有创作资格,在这链条里仅是“接收者”。但后来随着互联网发展,内容话语权逐渐被分解到非官方背景的新媒体甚至球迷个体手上,这样一来,球迷这时不再是内容接收者,而是内容创作者了,所以这时的外号,开始群魔乱舞。举个例子,“中场阴谋家”这个外号,大概率是多年前某个记者或撰稿人或主编或解说员赋予哈吉的(未考证,我乱说的,大概率差不离),只在照片里见过哈吉的大众球迷起不来这种外号,因为没有互联网,起了也没人知道。而到了大众球迷创作内容起外号的年代,球迷有了内容创作和传播的手段,就肯定起自己能起的、有互联网传播力的新型外号,比如“憨憨”“狗剩”之类,而此时,老式的外号风格只能作为个体解说员的特征而零星存在,比如詹俊成天说的“玉面郎君菲尔米诺”之类。所以,综合看来,外号画风转变的过程,就是个群体话语权下沉化、内容创作平台下沉化和传播高效化、旧话语权威不断被消解的过程。

[图片]

查看更多


认真来说,大概就是之前足球内容被聚焦在官方背景的媒介上(电视台、报纸等),这决定了内容创作者(解说员、记者等)的风格边界,导致诸如球员外号等内容更具备偏精英阶层的表达方式,所以会有各种有意境有文采的外号,而大众球迷没有创作资格,在这链条里仅是“接收者”。
但后来随着互联网发展,内容话语权逐渐被分解到非官方背景的新媒体甚至球迷个体手上,这样一来,球迷这时不再是内容接收者,而是内容创作者了,所以这时的外号,开始群魔乱舞。
举个例子,“中场阴谋家”这个外号,大概率是多年前某个记者或撰稿人或主编或解说员赋予哈吉的(未考证,我乱说的,大概率差不离),只在照片里见过哈吉的大众球迷起不来这种外号,因为没有互联网,起了也没人知道。而到了大众球迷创作内容起外号的年代,球迷有了内容创作和传播的手段,就肯定起自己能起的、有互联网传播力的新型外号,比如“憨憨”“狗剩”之类,而此时,老式的外号风格只能作为个体解说员的特征而零星存在,比如詹俊成天说的“玉面郎君菲尔米诺”之类。
所以,综合看来,外号画风转变的过程,就是个群体话语权下沉化、内容创作平台下沉化和传播高效化、旧话语权威不断被消解的过程。

我就是感觉起名字的水平下降了……

我就是感觉起名字的水平下降了……

亮了(7)
回复
查看评论(1)
引用 @8号年华 发表的:
只看此人

我还是觉得虎扑JR取的外号既有趣又有典故,比如张继科,卢员外,高圆圆,三德子,米文远这些,每个外号都能讲一个故事

[图片]

查看更多

我还是觉得虎扑JR取的外号既有趣又有典故,比如张继科,卢员外,高圆圆,三德子,米文远这些,每个外号都能讲一个故事

没有无缘无故的外号,球迷自发创造的外号基本都是根据球员某个特点或事迹引申的谐音梗或者人物梗,通常不可谓不有趣,不可谓不贴切,也不可谓不朗朗上口,只是确实文学性差了些,你想想官方公告写“祝贺‘答案’艾弗森入选奈史密斯篮球名人堂”和“祝贺‘张铁林’丹尼·格林入选奈史密斯篮球名人堂”(只是打个比方),这个画风,尤其对路人来说,还是有点差距的

没有无缘无故的外号,球迷自发创造的外号基本都是根据球员某个特点或事迹引申的谐音梗或者人物梗,通常不可谓不有趣,不可谓不贴切,也不可谓不朗朗上口,只是确实文学性差了些,你想想官方公告写“祝贺‘答案’艾弗森入选奈史密斯篮球名人堂”和“祝贺‘张铁林’丹尼·格林入选奈史密斯篮球名人堂”(只是打个比方),这个画风,尤其对路人来说,还是有点差距的

亮了(5)
回复
引用 @hardpounding 发表的:
只看此人

认真来说,大概就是之前足球内容被聚焦在官方背景的媒介上(电视台、报纸等),这决定了内容创作者(解说员、记者等)的风格边界,导致诸如球员外号等内容更具备偏精英阶层的表达方式,所以会有各种有意境有文采的外号,而大众球迷没有创作资格,在这链条里仅是“接收者”。但后来随着互联网发展,内容话语权逐渐被分解到非官方背景的新媒体甚至球迷个体手上,这样一来,球迷这时不再是内容接收者,而是内容创作者了,所以这时的外号,开始群魔乱舞。举个例子,“中场阴谋家”这个外号,大概率是多年前某个记者或撰稿人或主编或解说员赋予哈吉的(未考证,我乱说的,大概率差不离),只在照片里见过哈吉的大众球迷起不来这种外号,因为没有互联网,起了也没人知道。而到了大众球迷创作内容起外号的年代,球迷有了内容创作和传播的手段,就肯定起自己能起的、有互联网传播力的新型外号,比如“憨憨”“狗剩”之类,而此时,老式的外号风格只能作为个体解说员的特征而零星存在,比如詹俊成天说的“玉面郎君菲尔米诺”之类。所以,综合看来,外号画风转变的过程,就是个群体话语权下沉化、内容创作平台下沉化和传播高效化、旧话语权威不断被消解的过程。

[图片]

查看更多


认真来说,大概就是之前足球内容被聚焦在官方背景的媒介上(电视台、报纸等),这决定了内容创作者(解说员、记者等)的风格边界,导致诸如球员外号等内容更具备偏精英阶层的表达方式,所以会有各种有意境有文采的外号,而大众球迷没有创作资格,在这链条里仅是“接收者”。
但后来随着互联网发展,内容话语权逐渐被分解到非官方背景的新媒体甚至球迷个体手上,这样一来,球迷这时不再是内容接收者,而是内容创作者了,所以这时的外号,开始群魔乱舞。
举个例子,“中场阴谋家”这个外号,大概率是多年前某个记者或撰稿人或主编或解说员赋予哈吉的(未考证,我乱说的,大概率差不离),只在照片里见过哈吉的大众球迷起不来这种外号,因为没有互联网,起了也没人知道。而到了大众球迷创作内容起外号的年代,球迷有了内容创作和传播的手段,就肯定起自己能起的、有互联网传播力的新型外号,比如“憨憨”“狗剩”之类,而此时,老式的外号风格只能作为个体解说员的特征而零星存在,比如詹俊成天说的“玉面郎君菲尔米诺”之类。
所以,综合看来,外号画风转变的过程,就是个群体话语权下沉化、内容创作平台下沉化和传播高效化、旧话语权威不断被消解的过程。

詹俊真的是一堆这种词,铁金刚特劳雷,烟熏太岁火燎金刚马内,还有一年欧冠半决赛皇马曼城比分好像是1-0还是0-0,哈特那场发挥很好,詹俊说了个“单天保至尊”,当时我还查是啥意思来着

詹俊真的是一堆这种词,铁金刚特劳雷,烟熏太岁火燎金刚马内,还有一年欧冠半决赛皇马曼城比分好像是1-0还是0-0,哈特那场发挥很好,詹俊说了个“单天保至尊”,当时我还查是啥意思来着

亮了(4)
回复

除了神 就是哥

除了神 就是哥

亮了(4)
回复
引用 @虫儿明天就戒糖 发表的:
只看此人

突然想起了我们的张铁林张全蛋…

突然想起了我们的张铁林张全蛋…

张铁林,张继科,张爱玲,张全蛋

张铁林,张继科,张爱玲,张全蛋

亮了(3)
回复
查看评论(2)
引用 @虫儿明天就戒糖 发表的:
只看此人

现在流行的都是那些网友提的接地气的,以前那些有意境都是解说员或者评论员起的,现在的评论员要卖货的

现在流行的都是那些网友提的接地气的,以前那些有意境都是解说员或者评论员起的,现在的评论员要卖货的

我还是觉得虎扑JR取的外号既有趣又有典故,比如张继科,卢员外,高圆圆,三德子,米文远这些,每个外号都能讲一个故事

我还是觉得虎扑JR取的外号既有趣又有典故,比如张继科,卢员外,高圆圆,三德子,米文远这些,每个外号都能讲一个故事

亮了(3)
回复
查看评论(2)
引用 @横云破 发表的:
只看此人

层主说的非常委婉,但说的中心意思就是起外号的人阶层和文化素质降低了,导致外号水平下降。

层主说的非常委婉,但说的中心意思就是起外号的人阶层和文化素质降低了,导致外号水平下降。

你这理解,终于让我明白为啥同样一个阅读理解,有的人的答案的意思就是离正确答案有偏差

你这理解,终于让我明白为啥同样一个阅读理解,有的人的答案的意思就是离正确答案有偏差

亮了(3)
回复
引用 @美工张铁牛 发表的:
只看此人

烤鸡、好大儿,这还没意境吗🐶

烤鸡、好大儿,这还没意境吗🐶

其实他那个big body 的外号有人叫它大壮

其实他那个big body 的外号有人叫它大壮

亮了(4)
回复

以前的外号大都是球员自己取得或者媒体取得,还多少有点意思,现在的外号球迷取得,很多时候甚至是强行外号。

以前的外号大都是球员自己取得或者媒体取得,还多少有点意思,现在的外号球迷取得,很多时候甚至是强行外号。

亮了(6)
回复
查看评论(1)
引用 @go刺一个 发表的:
只看此人

憨憨:??

憨憨:??

烤鸡、好大儿,这还没意境吗🐶

烤鸡、好大儿,这还没意境吗🐶

亮了(3)
回复
查看评论(1)

全部回帖

收起

憨憨:??

憨憨:??

亮了(3)
回复
查看评论(1)

马刺这几个来说,之前斗牛犬沃克 小野猫凯尔登 巨神兵珀尔特尔

马刺这几个来说,之前斗牛犬沃克 小野猫凯尔登 巨神兵珀尔特尔

亮了(1)
回复
查看评论(1)

樱木?憨憨?

樱木?憨憨?

亮了(1)
回复
引用 @野生的走路草 发表的:
只看此人

马刺这几个来说,之前斗牛犬沃克 小野猫凯尔登 巨神兵珀尔特尔

马刺这几个来说,之前斗牛犬沃克 小野猫凯尔登 巨神兵珀尔特尔

那普里莫算灰太狼?

那普里莫算灰太狼?

亮了(0)
回复
查看评论(1)

现在流行的都是那些网友提的接地气的,以前那些有意境都是解说员或者评论员起的,现在的评论员要卖货的

现在流行的都是那些网友提的接地气的,以前那些有意境都是解说员或者评论员起的,现在的评论员要卖货的

亮了(74)
回复
查看评论(2)
引用 @Allen_inferred 发表的:
只看此人

那普里莫算灰太狼?

那普里莫算灰太狼?

?你自己取的算什么?

?你自己取的算什么?

亮了(2)
回复


认真来说,大概就是之前足球内容被聚焦在官方背景的媒介上(电视台、报纸等),这决定了内容创作者(解说员、记者等)的风格边界,导致诸如球员外号等内容更具备偏精英阶层的表达方式,所以会有各种有意境有文采的外号,而大众球迷没有创作资格,在这链条里仅是“接收者”。
但后来随着互联网发展,内容话语权逐渐被分解到非官方背景的新媒体甚至球迷个体手上,这样一来,球迷这时不再是内容接收者,而是内容创作者了,所以这时的外号,开始群魔乱舞。
举个例子,“中场阴谋家”这个外号,大概率是多年前某个记者或撰稿人或主编或解说员赋予哈吉的(未考证,我乱说的,大概率差不离),只在照片里见过哈吉的大众球迷起不来这种外号,因为没有互联网,起了也没人知道。而到了大众球迷创作内容起外号的年代,球迷有了内容创作和传播的手段,就肯定起自己能起的、有互联网传播力的新型外号,比如“憨憨”“狗剩”之类,而此时,老式的外号风格只能作为个体解说员的特征而零星存在,比如詹俊成天说的“玉面郎君菲尔米诺”之类。
所以,综合看来,外号画风转变的过程,就是个群体话语权下沉化、内容创作平台下沉化和传播高效化、旧话语权威不断被消解的过程。


认真来说,大概就是之前足球内容被聚焦在官方背景的媒介上(电视台、报纸等),这决定了内容创作者(解说员、记者等)的风格边界,导致诸如球员外号等内容更具备偏精英阶层的表达方式,所以会有各种有意境有文采的外号,而大众球迷没有创作资格,在这链条里仅是“接收者”。
但后来随着互联网发展,内容话语权逐渐被分解到非官方背景的新媒体甚至球迷个体手上,这样一来,球迷这时不再是内容接收者,而是内容创作者了,所以这时的外号,开始群魔乱舞。
举个例子,“中场阴谋家”这个外号,大概率是多年前某个记者或撰稿人或主编或解说员赋予哈吉的(未考证,我乱说的,大概率差不离),只在照片里见过哈吉的大众球迷起不来这种外号,因为没有互联网,起了也没人知道。而到了大众球迷创作内容起外号的年代,球迷有了内容创作和传播的手段,就肯定起自己能起的、有互联网传播力的新型外号,比如“憨憨”“狗剩”之类,而此时,老式的外号风格只能作为个体解说员的特征而零星存在,比如詹俊成天说的“玉面郎君菲尔米诺”之类。
所以,综合看来,外号画风转变的过程,就是个群体话语权下沉化、内容创作平台下沉化和传播高效化、旧话语权威不断被消解的过程。

亮了(327)
回复
查看评论(18)
引用 @hardpounding 发表的:
只看此人

认真来说,大概就是之前足球内容被聚焦在官方背景的媒介上(电视台、报纸等),这决定了内容创作者(解说员、记者等)的风格边界,导致诸如球员外号等内容更具备偏精英阶层的表达方式,所以会有各种有意境有文采的外号,而大众球迷没有创作资格,在这链条里仅是“接收者”。但后来随着互联网发展,内容话语权逐渐被分解到非官方背景的新媒体甚至球迷个体手上,这样一来,球迷这时不再是内容接收者,而是内容创作者了,所以这时的外号,开始群魔乱舞。举个例子,“中场阴谋家”这个外号,大概率是多年前某个记者或撰稿人或主编或解说员赋予哈吉的(未考证,我乱说的,大概率差不离),只在照片里见过哈吉的大众球迷起不来这种外号,因为没有互联网,起了也没人知道。而到了大众球迷创作内容起外号的年代,球迷有了内容创作和传播的手段,就肯定起自己能起的、有互联网传播力的新型外号,比如“憨憨”“狗剩”之类,而此时,老式的外号风格只能作为个体解说员的特征而零星存在,比如詹俊成天说的“玉面郎君菲尔米诺”之类。所以,综合看来,外号画风转变的过程,就是个群体话语权下沉化、内容创作平台下沉化和传播高效化、旧话语权威不断被消解的过程。

[图片]

查看更多


认真来说,大概就是之前足球内容被聚焦在官方背景的媒介上(电视台、报纸等),这决定了内容创作者(解说员、记者等)的风格边界,导致诸如球员外号等内容更具备偏精英阶层的表达方式,所以会有各种有意境有文采的外号,而大众球迷没有创作资格,在这链条里仅是“接收者”。
但后来随着互联网发展,内容话语权逐渐被分解到非官方背景的新媒体甚至球迷个体手上,这样一来,球迷这时不再是内容接收者,而是内容创作者了,所以这时的外号,开始群魔乱舞。
举个例子,“中场阴谋家”这个外号,大概率是多年前某个记者或撰稿人或主编或解说员赋予哈吉的(未考证,我乱说的,大概率差不离),只在照片里见过哈吉的大众球迷起不来这种外号,因为没有互联网,起了也没人知道。而到了大众球迷创作内容起外号的年代,球迷有了内容创作和传播的手段,就肯定起自己能起的、有互联网传播力的新型外号,比如“憨憨”“狗剩”之类,而此时,老式的外号风格只能作为个体解说员的特征而零星存在,比如詹俊成天说的“玉面郎君菲尔米诺”之类。
所以,综合看来,外号画风转变的过程,就是个群体话语权下沉化、内容创作平台下沉化和传播高效化、旧话语权威不断被消解的过程。

不好意思 我首页看到就点进来 没注意是篮球专区的贴子 但道理是一样的

不好意思 我首页看到就点进来 没注意是篮球专区的贴子 但道理是一样的

亮了(74)
回复
查看评论(3)
引用 @hardpounding 发表的:
只看此人

认真来说,大概就是之前足球内容被聚焦在官方背景的媒介上(电视台、报纸等),这决定了内容创作者(解说员、记者等)的风格边界,导致诸如球员外号等内容更具备偏精英阶层的表达方式,所以会有各种有意境有文采的外号,而大众球迷没有创作资格,在这链条里仅是“接收者”。但后来随着互联网发展,内容话语权逐渐被分解到非官方背景的新媒体甚至球迷个体手上,这样一来,球迷这时不再是内容接收者,而是内容创作者了,所以这时的外号,开始群魔乱舞。举个例子,“中场阴谋家”这个外号,大概率是多年前某个记者或撰稿人或主编或解说员赋予哈吉的(未考证,我乱说的,大概率差不离),只在照片里见过哈吉的大众球迷起不来这种外号,因为没有互联网,起了也没人知道。而到了大众球迷创作内容起外号的年代,球迷有了内容创作和传播的手段,就肯定起自己能起的、有互联网传播力的新型外号,比如“憨憨”“狗剩”之类,而此时,老式的外号风格只能作为个体解说员的特征而零星存在,比如詹俊成天说的“玉面郎君菲尔米诺”之类。所以,综合看来,外号画风转变的过程,就是个群体话语权下沉化、内容创作平台下沉化和传播高效化、旧话语权威不断被消解的过程。

[图片]

查看更多


认真来说,大概就是之前足球内容被聚焦在官方背景的媒介上(电视台、报纸等),这决定了内容创作者(解说员、记者等)的风格边界,导致诸如球员外号等内容更具备偏精英阶层的表达方式,所以会有各种有意境有文采的外号,而大众球迷没有创作资格,在这链条里仅是“接收者”。
但后来随着互联网发展,内容话语权逐渐被分解到非官方背景的新媒体甚至球迷个体手上,这样一来,球迷这时不再是内容接收者,而是内容创作者了,所以这时的外号,开始群魔乱舞。
举个例子,“中场阴谋家”这个外号,大概率是多年前某个记者或撰稿人或主编或解说员赋予哈吉的(未考证,我乱说的,大概率差不离),只在照片里见过哈吉的大众球迷起不来这种外号,因为没有互联网,起了也没人知道。而到了大众球迷创作内容起外号的年代,球迷有了内容创作和传播的手段,就肯定起自己能起的、有互联网传播力的新型外号,比如“憨憨”“狗剩”之类,而此时,老式的外号风格只能作为个体解说员的特征而零星存在,比如詹俊成天说的“玉面郎君菲尔米诺”之类。
所以,综合看来,外号画风转变的过程,就是个群体话语权下沉化、内容创作平台下沉化和传播高效化、旧话语权威不断被消解的过程。

有道理

有道理

亮了(8)
回复

以前的外号大都是球员自己取得或者媒体取得,还多少有点意思,现在的外号球迷取得,很多时候甚至是强行外号。

以前的外号大都是球员自己取得或者媒体取得,还多少有点意思,现在的外号球迷取得,很多时候甚至是强行外号。

亮了(6)
回复
查看评论(1)
引用 @go刺一个 发表的:
只看此人

憨憨:??

憨憨:??

烤鸡、好大儿,这还没意境吗🐶

烤鸡、好大儿,这还没意境吗🐶

亮了(3)
回复
查看评论(1)
引用 @美工张铁牛 发表的:
只看此人

烤鸡、好大儿,这还没意境吗🐶

烤鸡、好大儿,这还没意境吗🐶

其实他那个big body 的外号有人叫它大壮

其实他那个big body 的外号有人叫它大壮

亮了(4)
回复
引用 @虫儿明天就戒糖 发表的:
只看此人

现在流行的都是那些网友提的接地气的,以前那些有意境都是解说员或者评论员起的,现在的评论员要卖货的

现在流行的都是那些网友提的接地气的,以前那些有意境都是解说员或者评论员起的,现在的评论员要卖货的

有些人配不上他的外号 现在接地气取外号 我反而觉得还好一些

有些人配不上他的外号 现在接地气取外号 我反而觉得还好一些

亮了(-4)
回复
引用 @健达情趣蛋 发表的:
只看此人

以前的外号大都是球员自己取得或者媒体取得,还多少有点意思,现在的外号球迷取得,很多时候甚至是强行外号。

以前的外号大都是球员自己取得或者媒体取得,还多少有点意思,现在的外号球迷取得,很多时候甚至是强行外号。

没错,一堆谐音梗都老烦了,还有像表妹,拳王那样的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表妹多少也能算对应考辛斯比较任性,拳王真是八竿子打不着,只能显示自己见识少,同理还有网球叫梅德韦杰夫总理的,外国人很讨厌拿自己名字看玩笑的,尤其还把自己名字挂钩到另一个人身上,其实很不尊重人家。

没错,一堆谐音梗都老烦了,还有像表妹,拳王那样的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表妹多少也能算对应考辛斯比较任性,拳王真是八竿子打不着,只能显示自己见识少,同理还有网球叫梅德韦杰夫总理的,外国人很讨厌拿自己名字看玩笑的,尤其还把自己名字挂钩到另一个人身上,其实很不尊重人家。

亮了(2)
回复
查看评论(1)
引用 @hardpounding 发表的:
只看此人

认真来说,大概就是之前足球内容被聚焦在官方背景的媒介上(电视台、报纸等),这决定了内容创作者(解说员、记者等)的风格边界,导致诸如球员外号等内容更具备偏精英阶层的表达方式,所以会有各种有意境有文采的外号,而大众球迷没有创作资格,在这链条里仅是“接收者”。但后来随着互联网发展,内容话语权逐渐被分解到非官方背景的新媒体甚至球迷个体手上,这样一来,球迷这时不再是内容接收者,而是内容创作者了,所以这时的外号,开始群魔乱舞。举个例子,“中场阴谋家”这个外号,大概率是多年前某个记者或撰稿人或主编或解说员赋予哈吉的(未考证,我乱说的,大概率差不离),只在照片里见过哈吉的大众球迷起不来这种外号,因为没有互联网,起了也没人知道。而到了大众球迷创作内容起外号的年代,球迷有了内容创作和传播的手段,就肯定起自己能起的、有互联网传播力的新型外号,比如“憨憨”“狗剩”之类,而此时,老式的外号风格只能作为个体解说员的特征而零星存在,比如詹俊成天说的“玉面郎君菲尔米诺”之类。所以,综合看来,外号画风转变的过程,就是个群体话语权下沉化、内容创作平台下沉化和传播高效化、旧话语权威不断被消解的过程。

[图片]

查看更多


认真来说,大概就是之前足球内容被聚焦在官方背景的媒介上(电视台、报纸等),这决定了内容创作者(解说员、记者等)的风格边界,导致诸如球员外号等内容更具备偏精英阶层的表达方式,所以会有各种有意境有文采的外号,而大众球迷没有创作资格,在这链条里仅是“接收者”。
但后来随着互联网发展,内容话语权逐渐被分解到非官方背景的新媒体甚至球迷个体手上,这样一来,球迷这时不再是内容接收者,而是内容创作者了,所以这时的外号,开始群魔乱舞。
举个例子,“中场阴谋家”这个外号,大概率是多年前某个记者或撰稿人或主编或解说员赋予哈吉的(未考证,我乱说的,大概率差不离),只在照片里见过哈吉的大众球迷起不来这种外号,因为没有互联网,起了也没人知道。而到了大众球迷创作内容起外号的年代,球迷有了内容创作和传播的手段,就肯定起自己能起的、有互联网传播力的新型外号,比如“憨憨”“狗剩”之类,而此时,老式的外号风格只能作为个体解说员的特征而零星存在,比如詹俊成天说的“玉面郎君菲尔米诺”之类。
所以,综合看来,外号画风转变的过程,就是个群体话语权下沉化、内容创作平台下沉化和传播高效化、旧话语权威不断被消解的过程。

兄弟学过传播学吧

兄弟学过传播学吧

亮了(38)
回复
查看评论(1)

除了神 就是哥

除了神 就是哥

亮了(4)
回复
引用 @hardpounding 发表的:
只看此人

认真来说,大概就是之前足球内容被聚焦在官方背景的媒介上(电视台、报纸等),这决定了内容创作者(解说员、记者等)的风格边界,导致诸如球员外号等内容更具备偏精英阶层的表达方式,所以会有各种有意境有文采的外号,而大众球迷没有创作资格,在这链条里仅是“接收者”。但后来随着互联网发展,内容话语权逐渐被分解到非官方背景的新媒体甚至球迷个体手上,这样一来,球迷这时不再是内容接收者,而是内容创作者了,所以这时的外号,开始群魔乱舞。举个例子,“中场阴谋家”这个外号,大概率是多年前某个记者或撰稿人或主编或解说员赋予哈吉的(未考证,我乱说的,大概率差不离),只在照片里见过哈吉的大众球迷起不来这种外号,因为没有互联网,起了也没人知道。而到了大众球迷创作内容起外号的年代,球迷有了内容创作和传播的手段,就肯定起自己能起的、有互联网传播力的新型外号,比如“憨憨”“狗剩”之类,而此时,老式的外号风格只能作为个体解说员的特征而零星存在,比如詹俊成天说的“玉面郎君菲尔米诺”之类。所以,综合看来,外号画风转变的过程,就是个群体话语权下沉化、内容创作平台下沉化和传播高效化、旧话语权威不断被消解的过程。

[图片]

查看更多


认真来说,大概就是之前足球内容被聚焦在官方背景的媒介上(电视台、报纸等),这决定了内容创作者(解说员、记者等)的风格边界,导致诸如球员外号等内容更具备偏精英阶层的表达方式,所以会有各种有意境有文采的外号,而大众球迷没有创作资格,在这链条里仅是“接收者”。
但后来随着互联网发展,内容话语权逐渐被分解到非官方背景的新媒体甚至球迷个体手上,这样一来,球迷这时不再是内容接收者,而是内容创作者了,所以这时的外号,开始群魔乱舞。
举个例子,“中场阴谋家”这个外号,大概率是多年前某个记者或撰稿人或主编或解说员赋予哈吉的(未考证,我乱说的,大概率差不离),只在照片里见过哈吉的大众球迷起不来这种外号,因为没有互联网,起了也没人知道。而到了大众球迷创作内容起外号的年代,球迷有了内容创作和传播的手段,就肯定起自己能起的、有互联网传播力的新型外号,比如“憨憨”“狗剩”之类,而此时,老式的外号风格只能作为个体解说员的特征而零星存在,比如詹俊成天说的“玉面郎君菲尔米诺”之类。
所以,综合看来,外号画风转变的过程,就是个群体话语权下沉化、内容创作平台下沉化和传播高效化、旧话语权威不断被消解的过程。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亮了(2)
回复

老哥无水印原图能给一个吗

老哥无水印原图能给一个吗

亮了(1)
回复

可能现在互联网普遍低龄化吧,起个外号又没有门槛…

可能现在互联网普遍低龄化吧,起个外号又没有门槛…

亮了(0)
回复

死神镰刀!(我就不信有人不知道这是谁

死神镰刀!(我就不信有人不知道这是谁

亮了(0)
回复
Re:闲聊,为啥感觉现在的球员没什么很有意境的外号了呢?
虎扑游戏中心
马刺专区最热帖
馋魔术的小瓦格纳,然而那一年选了莫利普……
那些眼馋泊头还认为泊头不值钱的,你们无论有意还是无意都忽略了一点
莱特,请你在截止日前赶紧把二叉和博尔特儿换点资产吧
看到字母锁定历史第二大前锋的帖子,有点想法
杰里米·索汉 | 刺蜜新宠,非常有潜力的新人,位置感和球商都很棒
如果湖人现在提出威少+2个无保护首轮换理查德森+博尔特尔+麦克德莫特
这件国乔还挺帅,就是换个人穿就更好了(doge)
28分延续状态|韦斯利对阵森林狼发展联盟球队28+5+4+1比赛集锦
本赛季最消极的防守者,前四马刺占了仨
KJ换得来OG不?
马刺专区最新帖
馋魔术的小瓦格纳,然而那一年选了莫利普……
这件国乔还挺帅,就是换个人穿就更好了(doge)
2014年的马刺可能是历史最具国际团队篮球风格的NBA总冠军球队
28分延续状态|韦斯利对阵森林狼发展联盟球队28+5+4+1比赛集锦
本赛季最消极的防守者,前四马刺占了仨
莱特,请你在截止日前赶紧把二叉和博尔特儿换点资产吧
去年夏天选秀你刺眼光好厉害
那些眼馋泊头还认为泊头不值钱的,你们无论有意还是无意都忽略了一点
近2场比赛布拉纳姆共砍下48分,继邓肯后两场比赛总得分最高球员-ZT
联盟最消极的防守者
热门游戏-即点即玩
无需下载,足球经理模式一键即玩
开局免签艾弗森!答案,就在《NBA范特西》
如何描述《山海之痕》游戏的画质,陶渊明曾说:“芳草鲜美,落英缤纷”
《NBA英雄》教练系统上线啦!我选好了,看看你的
关于《荣耀冠军》的玩法姑且不说,但客服真的超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