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中心
NBA英雄
荣耀冠军
山海之痕
NBA范特西
兵法三十七计
君临传奇
足球文明

奇怪的锁,奇怪的老爹,我老爷子也有秘密?

18回复/ 035045 浏览
彼得三世(21级)楼主2022-05-26 01:04:09
奇怪的锁,奇怪的老爹,我老爷子也有秘密?彼得三世 发表在步行街主干道 https://bbs.hupu.com/topic-daily

全部回帖

收起

后续

后续

亮了(1)
回复
查看评论(1)
引用 @Krismango 发表的:

[图片]

后续

查看更多

后续

明天继续啊,双开更,哥们,有兴趣可以持续看

明天继续啊,双开更,哥们,有兴趣可以持续看

亮了(0)
回复

爽文嘛

爽文嘛

亮了(1)
回复
查看评论(1)
引用 @vegetable鸡 发表的:

爽文嘛

爽文嘛

不是,探秘,爽文写的我自己都想骂娘

不是,探秘,爽文写的我自己都想骂娘

亮了(2)
回复
查看评论(1)
引用 @彼得三世 发表的:

不是,探秘,爽文写的我自己都想骂娘

不是,探秘,爽文写的我自己都想骂娘

在哪看呢 兄弟 找不到

在哪看呢 兄弟 找不到

亮了(0)
回复
查看评论(2)
引用 @克里撕泡 发表的:

在哪看呢 兄弟 找不到

在哪看呢 兄弟 找不到

明天继续更,帖子里能看等字数到一定程度了我再去投稿,现在着实懒得双开上小说网站了。之前那本穿越的爽文数据不太好,想着写到20万拿个首签奖就算了,感觉还是写悬疑的擅长点

明天继续更,帖子里能看等字数到一定程度了我再去投稿,现在着实懒得双开上小说网站了。之前那本穿越的爽文数据不太好,想着写到20万拿个首签奖就算了,感觉还是写悬疑的擅长点

亮了(0)
回复
引用 @克里撕泡 发表的:

在哪看呢 兄弟 找不到

在哪看呢 兄弟 找不到

有意见的话兄弟随时留言

有意见的话兄弟随时留言

亮了(0)
回复
查看评论(1)
引用 @彼得三世 发表的:

有意见的话兄弟随时留言

有意见的话兄弟随时留言

速更速更兄弟

速更速更兄弟

亮了(0)
回复
查看评论(1)

cy

cy

亮了(0)
回复

cy

cy

亮了(0)
回复

催更催更

催更催更

亮了(0)
回复
查看评论(1)

第二章:司机

    啪嗒,钟鸣有些的恼怒的狠狠把刚刚丢在地上的烟蒂踩灭,直到脚掌生疼才堪堪挪开。

   “妈的,搞什么?”他低低的咒骂着。

连续问了五辆出租,上车的时候司机都颇为和气,但是当钟鸣一报地址,却都变了脸色,

连连摆手示意不去,更有甚者几乎恶言相向的让他滚下车,哪怕钟鸣怎么解释甚至是加钱都全然不起作用。

这个季节晚上的平海市还有些冷,早晚的温差让钟鸣更加的烦躁,恨恨的从烟盒里抽出最后一支烟,大口袋吞云吐雾起来,希望能用烟草中的尼古丁缓解自己焦虑的情绪。

一辆黑色的老桑塔纳缓缓停了下来,车窗里透出一个声音:“我说哥们,看你都在这站半天了,是打不着车么?”

钟鸣侧头看了一眼司机,只是夏天已过,天黑的快了不少,黑暗中也没瞧个仔细,只是大约是个打活的“黑车”,他心念一动,招了招手问:“我说师傅,老城区大和路去不去?”

司机没有说话,钟鸣也是暗叹一声,打算往前走走到商业区那打车,谁不想那黑色桑塔纳里传来了声音:“行吧,今天也是我最后一趟活了,不过去那你得加钱!”

钟鸣喜不胜收的点了点头,三步并两步的上了车。

虽是黑车,车里的为啥条件肯定差些,但不知道怎么的,钟鸣总觉得的这车里有股子臭味,像是什么东西腐烂的味道。

联想起最近晚上看的侦探小说,这让钟鸣更加坐立不安,几乎是瞬间脑门冒出了一冷汗,又抬眼看了看打从他上车就再也没说过话的司机,心里的疑窦顿生。

“我说,师傅,你也住那?”钟鸣清了清嗓子,没话找话的开了口。

司机微微一愣,似乎没想到钟鸣会和自己聊天,微怔之后有些沙哑的道:“昂,离的不远,顺路正好带你。”

钟鸣皱了皱眉头,兴许是他职业病的关系,他总觉得面前的这个司机有些古怪,但是具体却又说不上来,他清了清嗓子:“我说,哥们,你这车里也太臭了!都放什么了?”

一说到车中的气味,司机像是打开的话匣子,变得有些热情了起来。

“害,兄弟,别在意!我这人好钓鱼,前几天钓完鱼之后,忘给取出来了,这不等我想起来的时候鱼都臭了,多担待一些,来,抽根烟。”

说罢从车缝出摸索出了包烟,随即抛给钟鸣。

见到对方说了软话,钟鸣也不好再说什么,想着兜里的烟也没了,索性抽出一职自顾自的抽起来。

车速很快,倒不是司机的技术有多高超,而是这个点了老城区的路上几乎没了什么人影,自然车辆也是极少的。

“到了!兄弟,就这,125。”司机缓缓的停了下来。

车费虽是贵了不少,不过此刻钟鸣却也没了什么心思计较,付了钱就匆匆往纸条上的地址赶去。

夜幕之下,老城区更是破旧的厉害,随时可见的垃圾与烂尾楼,似乎正在向人们陈述着它过去的辉煌与灿烂。

大和路上的路灯原本也就不多,此刻因年久失修更是坏了不少,其中不乏几盏还发出嘶嘶接触不良的电流声,。

钟鸣皱了皱眉头,打着手机的的电筒一脚深一脚浅的查看着周围的门牌号。

“大和路345号。。。那快了!”他捏了捏拳头,脸上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四周静的吓人,钟鸣在一个红漆门口停了下来,他反复核对了下地址,才伸出手敲了敲门板,礼貌的喊着:“有人么?我是李天明介绍来的?老大爷,开开门,我找您有急事。”

屋内毫无动静,钟鸣看了看腕表11点20,估摸着老头是不是睡了没听见,随即加大力气又敲了敲木门。

砰砰砰!

忽然木门开了,月光下也并未见着李天明师叔的影子,屋里一片漆黑。

突如其然的变化钟鸣有些措手不及,他使劲吞了口唾沫,打开手机上的电筒缓缓的走了进去,边走还边打着招呼。

屋里有着一股不小的霉味,单从气味上来看,似乎这里已经很久没人居住了,这一下子不禁让钟鸣有些丧气。

不大的客厅里,地上布满着各类垃圾和工具,好几次差点都让他摔了一跤。

他缓步走进卧室,这里的霉味渐重,熏得钟鸣有些头晕眼花,破旧的床上则更是杂乱不堪,忽然他一下子停了住了脚步,双眼有些惊恐的反复盯着窗户旁的一面墙上。

那是一大片的殷红之色,喷射的几乎快快有一人多高。

“这,这是血么?!”钟鸣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几乎是下一秒就毫不犹豫的掏出手机报了警。

。。。

夜幕下平海市中的老城区,一辆黑色的桑塔纳正在往绕城高速的入口疾速飞驰着,司机的车技很高,一路上几乎没有任何减速。

黝黑的车厢中,一个中年男人带着小心的拨通了一个电话,语气颇为恭敬。

“虎哥,事办妥了。这老头我晚上会处理好,您放心吧。”

中年男子顿了顿,随后吸了口气。

“您说的送那小子的事,也妥了,没出现什么岔子,不过那事,您是不是再考虑考虑?”

也不知电话中的人说了什么,只是下一秒,中年男子的额头就冒出了一阵冷汗,就连握着方向盘的手也有些哆嗦了起来。

他连连应承着,脸上浮现出一副带着惊恐和恭敬的神色。

若是这会细看,还能察觉到他眼中藏着一股深深的愤恨之情。

 

第二章:司机

    啪嗒,钟鸣有些的恼怒的狠狠把刚刚丢在地上的烟蒂踩灭,直到脚掌生疼才堪堪挪开。

   “妈的,搞什么?”他低低的咒骂着。

连续问了五辆出租,上车的时候司机都颇为和气,但是当钟鸣一报地址,却都变了脸色,

连连摆手示意不去,更有甚者几乎恶言相向的让他滚下车,哪怕钟鸣怎么解释甚至是加钱都全然不起作用。

这个季节晚上的平海市还有些冷,早晚的温差让钟鸣更加的烦躁,恨恨的从烟盒里抽出最后一支烟,大口袋吞云吐雾起来,希望能用烟草中的尼古丁缓解自己焦虑的情绪。

一辆黑色的老桑塔纳缓缓停了下来,车窗里透出一个声音:“我说哥们,看你都在这站半天了,是打不着车么?”

钟鸣侧头看了一眼司机,只是夏天已过,天黑的快了不少,黑暗中也没瞧个仔细,只是大约是个打活的“黑车”,他心念一动,招了招手问:“我说师傅,老城区大和路去不去?”

司机没有说话,钟鸣也是暗叹一声,打算往前走走到商业区那打车,谁不想那黑色桑塔纳里传来了声音:“行吧,今天也是我最后一趟活了,不过去那你得加钱!”

钟鸣喜不胜收的点了点头,三步并两步的上了车。

虽是黑车,车里的为啥条件肯定差些,但不知道怎么的,钟鸣总觉得的这车里有股子臭味,像是什么东西腐烂的味道。

联想起最近晚上看的侦探小说,这让钟鸣更加坐立不安,几乎是瞬间脑门冒出了一冷汗,又抬眼看了看打从他上车就再也没说过话的司机,心里的疑窦顿生。

“我说,师傅,你也住那?”钟鸣清了清嗓子,没话找话的开了口。

司机微微一愣,似乎没想到钟鸣会和自己聊天,微怔之后有些沙哑的道:“昂,离的不远,顺路正好带你。”

钟鸣皱了皱眉头,兴许是他职业病的关系,他总觉得面前的这个司机有些古怪,但是具体却又说不上来,他清了清嗓子:“我说,哥们,你这车里也太臭了!都放什么了?”

一说到车中的气味,司机像是打开的话匣子,变得有些热情了起来。

“害,兄弟,别在意!我这人好钓鱼,前几天钓完鱼之后,忘给取出来了,这不等我想起来的时候鱼都臭了,多担待一些,来,抽根烟。”

说罢从车缝出摸索出了包烟,随即抛给钟鸣。

见到对方说了软话,钟鸣也不好再说什么,想着兜里的烟也没了,索性抽出一职自顾自的抽起来。

车速很快,倒不是司机的技术有多高超,而是这个点了老城区的路上几乎没了什么人影,自然车辆也是极少的。

“到了!兄弟,就这,125。”司机缓缓的停了下来。

车费虽是贵了不少,不过此刻钟鸣却也没了什么心思计较,付了钱就匆匆往纸条上的地址赶去。

夜幕之下,老城区更是破旧的厉害,随时可见的垃圾与烂尾楼,似乎正在向人们陈述着它过去的辉煌与灿烂。

大和路上的路灯原本也就不多,此刻因年久失修更是坏了不少,其中不乏几盏还发出嘶嘶接触不良的电流声,。

钟鸣皱了皱眉头,打着手机的的电筒一脚深一脚浅的查看着周围的门牌号。

“大和路345号。。。那快了!”他捏了捏拳头,脸上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四周静的吓人,钟鸣在一个红漆门口停了下来,他反复核对了下地址,才伸出手敲了敲门板,礼貌的喊着:“有人么?我是李天明介绍来的?老大爷,开开门,我找您有急事。”

屋内毫无动静,钟鸣看了看腕表11点20,估摸着老头是不是睡了没听见,随即加大力气又敲了敲木门。

砰砰砰!

忽然木门开了,月光下也并未见着李天明师叔的影子,屋里一片漆黑。

突如其然的变化钟鸣有些措手不及,他使劲吞了口唾沫,打开手机上的电筒缓缓的走了进去,边走还边打着招呼。

屋里有着一股不小的霉味,单从气味上来看,似乎这里已经很久没人居住了,这一下子不禁让钟鸣有些丧气。

不大的客厅里,地上布满着各类垃圾和工具,好几次差点都让他摔了一跤。

他缓步走进卧室,这里的霉味渐重,熏得钟鸣有些头晕眼花,破旧的床上则更是杂乱不堪,忽然他一下子停了住了脚步,双眼有些惊恐的反复盯着窗户旁的一面墙上。

那是一大片的殷红之色,喷射的几乎快快有一人多高。

“这,这是血么?!”钟鸣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几乎是下一秒就毫不犹豫的掏出手机报了警。

。。。

夜幕下平海市中的老城区,一辆黑色的桑塔纳正在往绕城高速的入口疾速飞驰着,司机的车技很高,一路上几乎没有任何减速。

黝黑的车厢中,一个中年男人带着小心的拨通了一个电话,语气颇为恭敬。

“虎哥,事办妥了。这老头我晚上会处理好,您放心吧。”

中年男子顿了顿,随后吸了口气。

“您说的送那小子的事,也妥了,没出现什么岔子,不过那事,您是不是再考虑考虑?”

也不知电话中的人说了什么,只是下一秒,中年男子的额头就冒出了一阵冷汗,就连握着方向盘的手也有些哆嗦了起来。

他连连应承着,脸上浮现出一副带着惊恐和恭敬的神色。

若是这会细看,还能察觉到他眼中藏着一股深深的愤恨之情。

 

亮了(0)
回复
引用 @buqingzilai 发表的:

催更催更

催更催更

更了

更了

亮了(0)
回复
查看评论(1)
引用 @克里撕泡 发表的:

速更速更兄弟

[图片]

查看更多

速更速更兄弟

更了

更了

亮了(0)
回复

“到底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来派出所了?犯什么事了么?”张雷连珠炮的发问让钟鸣有些烦。

作为钟鸣人生二十多年来唯一的挚友,张雷可算是他日常倾倒苦闷的“垃圾桶”。

他摆了摆手,递给张雷根烟随即道:“你知道我家老爷子去世的事吧?”

“知道,大殓那天我不还去了么?”张雷推了推眼镜。

“昂,是。那天你去了,今天这事和我家去世的老爷子有点关系。”

钟鸣吐了口烟花,接着又狠狠灌了口矿泉水。

“你家老爷子?不是吧,你家老爷子托梦让你来派出所?完事你大半夜出来就跟我说这事?”张雷有些啼笑皆非。

钟鸣不满的瞪了一眼,随即皱了皱眉头道:“还记得么?读小学那会你经常来我家玩,有一次我俩还去我老爷子房里探险来着。”

张雷摸了摸下巴道:“当然记得!这事哪能忘啊?就因为这事我父母差点让我的屁股都开了花。”

钟鸣点了点头,没有做声。

张雷忽然一愣,随即脸上有些惊讶:“你是说今天你这事和老爷子的房间有关系?”

“昂,的确。只不过也不算是特别有联系,我老爷子走了,遵照他遗嘱来说,不是要卖房么?我寻思着收拾收拾他那屋子,想找个照片什么的,日后也能留个念想。”

张雷耸了耸肩,示意钟鸣继续说下去。

“他那屋你也知道,从来就不让人进去,钥匙也不知道丢哪去了,所以我就找了个锁匠想把老爷子的门打开,谁知道那锁好像是有点什么来头,愣是打不开。开锁的叫我来找他那师叔,说是他能够打开,结果我一进去,就发现屋子里有不少鲜血,看样子,老头是出事了。”

“什么?这么说起来你是发现了命案?”张雷张大着嘴巴一脸的震惊。

“恩,就这么个事。”钟鸣点了点头。

“那警察咋说?”

钟鸣摊了摊手,脸上写满了不知道,随后又暗叹一声,蹲坐下马路牙子上。

凌晨的平海市风有些大,海风带着湿润了空气轻抚着两人的脸庞,一时间都没了什么言语。

张雷吸了口烟,随即道:“那你后面打算咋办?老爷子的屋子那进不进去了?”

“当然!”钟鸣猛然的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烟灰。

“只是。。。上哪能找着能开这锁的人呢?”

张雷笑了笑,薄薄的镜片后的双眼透露着一丝狡黠的神色:“老爷子不是公安么?我觉得你可以找他系统里的老同事看看,没准有戏!”

“对喔!”钟鸣猛然拍了下脑袋。

。。。

平海市,公安休干所内。

经过几番托人,钟鸣可算是找到的面前的这位老者——平海市的锁类专家。

老头一脸的和蔼,呲溜呲溜的抿着手里的茶壶,身穿唐装,乍一看像是公园里普通的遛弯老大爷。

钟鸣定了定神,寒暄了几句,随即示意张雷从包里掏出几张照片平铺在茶几上。

“刘老,您也算我爸的老同事了,您看看这锁您能不能开?”

老刘头半眯着,拿起手边的放大镜,拿起照片看的颇为认真,时不时的还抿一口茶。

只是渐渐的,原先笑眯眯的神情变得越发严肃起来,就连额头上的两只长寿眉此刻都拧在了一块。

青筋暴露的手微微颤抖着,就连手中的放大镜似乎也有些拿捏不住了。

“这。。这。。。”他哆嗦着几下都没说出话来。

张雷一看,赶忙递上了一口茶,老头仰面一饮而尽,随即长长呼了口气。

“钟队长的房门是这个锁?小鸣,我多少也算是看你长大的,你可千万别骗我。”

钟鸣和张雷狐疑的对视了一眼,纷纷摇了摇头。

“你知道么?这锁可是大有来头啊,莫说普通的锁匠,就是全国都没几个人能开的了。”

老刘头的话让钟鸣二人大吃一惊,随时迫不及待的问:“刘老,这事怎么说?您有办法能开的了么?”

老刘头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这不禁让钟鸣更加的焦虑起来。

“这锁叫子午莲花芯,是由解放前的一位锁技大师设计出来的,据说最早的时候是用于银行金库保险用的,其精密程度完全不亚于现在的电子锁。”

“锁芯中有八瓣锁扣,想要开启它,必须将八瓣锁扣必须按照易经中日月盈昃,辰宿列张的顺序,如果弄错一部将会彻底卡死报废,如果只是这样那么也就罢了,只是。。。”

“这锁的重点不在莲花二字上,重中之重却是在子午上,在开启莲花芯的同时,还必须应对子午方。”

“所谓子午通俗的来说就是南北方,也就是说每瓣莲花芯中都有两种变化,整个锁具加起来有32种变法,这其中的悬机和奥妙可谓巧夺天工。”

钟鸣挠了挠脑袋,这着实出乎了他的意料,也超乎了他这个现代青年的认知。

“难道老爷子有什么秘密不成?好好的屋子怎么会用如此的复杂的锁具?”

“这里面到底藏着什么?”

无数的疑问萦绕在钟鸣的脑海里,以至于老刘头后面说什么,他是一句都没听进去。

他站起身,微微向老刘头鞠了一躬,开口问道:“刘老,您看这锁那么复杂,您有把握么?”

没有回答。

屋子里静悄悄的,只剩下茶盘上的煮水声,老刘头靠在太师椅上闭着眼睛。

钟鸣二人对视一眼,最终还是张雷忍不住了:“刘老,您看。。。”

老刘头低低叹息了一声,随即眼光又回到了照片上,脸上说不清是唏嘘还是难过,面色极为复杂。

良久之后,他的声音渐渐的响了起来。

“走吧!我们去看看。”

“到底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来派出所了?犯什么事了么?”张雷连珠炮的发问让钟鸣有些烦。

作为钟鸣人生二十多年来唯一的挚友,张雷可算是他日常倾倒苦闷的“垃圾桶”。

他摆了摆手,递给张雷根烟随即道:“你知道我家老爷子去世的事吧?”

“知道,大殓那天我不还去了么?”张雷推了推眼镜。

“昂,是。那天你去了,今天这事和我家去世的老爷子有点关系。”

钟鸣吐了口烟花,接着又狠狠灌了口矿泉水。

“你家老爷子?不是吧,你家老爷子托梦让你来派出所?完事你大半夜出来就跟我说这事?”张雷有些啼笑皆非。

钟鸣不满的瞪了一眼,随即皱了皱眉头道:“还记得么?读小学那会你经常来我家玩,有一次我俩还去我老爷子房里探险来着。”

张雷摸了摸下巴道:“当然记得!这事哪能忘啊?就因为这事我父母差点让我的屁股都开了花。”

钟鸣点了点头,没有做声。

张雷忽然一愣,随即脸上有些惊讶:“你是说今天你这事和老爷子的房间有关系?”

“昂,的确。只不过也不算是特别有联系,我老爷子走了,遵照他遗嘱来说,不是要卖房么?我寻思着收拾收拾他那屋子,想找个照片什么的,日后也能留个念想。”

张雷耸了耸肩,示意钟鸣继续说下去。

“他那屋你也知道,从来就不让人进去,钥匙也不知道丢哪去了,所以我就找了个锁匠想把老爷子的门打开,谁知道那锁好像是有点什么来头,愣是打不开。开锁的叫我来找他那师叔,说是他能够打开,结果我一进去,就发现屋子里有不少鲜血,看样子,老头是出事了。”

“什么?这么说起来你是发现了命案?”张雷张大着嘴巴一脸的震惊。

“恩,就这么个事。”钟鸣点了点头。

“那警察咋说?”

钟鸣摊了摊手,脸上写满了不知道,随后又暗叹一声,蹲坐下马路牙子上。

凌晨的平海市风有些大,海风带着湿润了空气轻抚着两人的脸庞,一时间都没了什么言语。

张雷吸了口烟,随即道:“那你后面打算咋办?老爷子的屋子那进不进去了?”

“当然!”钟鸣猛然的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烟灰。

“只是。。。上哪能找着能开这锁的人呢?”

张雷笑了笑,薄薄的镜片后的双眼透露着一丝狡黠的神色:“老爷子不是公安么?我觉得你可以找他系统里的老同事看看,没准有戏!”

“对喔!”钟鸣猛然拍了下脑袋。

。。。

平海市,公安休干所内。

经过几番托人,钟鸣可算是找到的面前的这位老者——平海市的锁类专家。

老头一脸的和蔼,呲溜呲溜的抿着手里的茶壶,身穿唐装,乍一看像是公园里普通的遛弯老大爷。

钟鸣定了定神,寒暄了几句,随即示意张雷从包里掏出几张照片平铺在茶几上。

“刘老,您也算我爸的老同事了,您看看这锁您能不能开?”

老刘头半眯着,拿起手边的放大镜,拿起照片看的颇为认真,时不时的还抿一口茶。

只是渐渐的,原先笑眯眯的神情变得越发严肃起来,就连额头上的两只长寿眉此刻都拧在了一块。

青筋暴露的手微微颤抖着,就连手中的放大镜似乎也有些拿捏不住了。

“这。。这。。。”他哆嗦着几下都没说出话来。

张雷一看,赶忙递上了一口茶,老头仰面一饮而尽,随即长长呼了口气。

“钟队长的房门是这个锁?小鸣,我多少也算是看你长大的,你可千万别骗我。”

钟鸣和张雷狐疑的对视了一眼,纷纷摇了摇头。

“你知道么?这锁可是大有来头啊,莫说普通的锁匠,就是全国都没几个人能开的了。”

老刘头的话让钟鸣二人大吃一惊,随时迫不及待的问:“刘老,这事怎么说?您有办法能开的了么?”

老刘头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这不禁让钟鸣更加的焦虑起来。

“这锁叫子午莲花芯,是由解放前的一位锁技大师设计出来的,据说最早的时候是用于银行金库保险用的,其精密程度完全不亚于现在的电子锁。”

“锁芯中有八瓣锁扣,想要开启它,必须将八瓣锁扣必须按照易经中日月盈昃,辰宿列张的顺序,如果弄错一部将会彻底卡死报废,如果只是这样那么也就罢了,只是。。。”

“这锁的重点不在莲花二字上,重中之重却是在子午上,在开启莲花芯的同时,还必须应对子午方。”

“所谓子午通俗的来说就是南北方,也就是说每瓣莲花芯中都有两种变化,整个锁具加起来有32种变法,这其中的悬机和奥妙可谓巧夺天工。”

钟鸣挠了挠脑袋,这着实出乎了他的意料,也超乎了他这个现代青年的认知。

“难道老爷子有什么秘密不成?好好的屋子怎么会用如此的复杂的锁具?”

“这里面到底藏着什么?”

无数的疑问萦绕在钟鸣的脑海里,以至于老刘头后面说什么,他是一句都没听进去。

他站起身,微微向老刘头鞠了一躬,开口问道:“刘老,您看这锁那么复杂,您有把握么?”

没有回答。

屋子里静悄悄的,只剩下茶盘上的煮水声,老刘头靠在太师椅上闭着眼睛。

钟鸣二人对视一眼,最终还是张雷忍不住了:“刘老,您看。。。”

老刘头低低叹息了一声,随即眼光又回到了照片上,脸上说不清是唏嘘还是难过,面色极为复杂。

良久之后,他的声音渐渐的响了起来。

“走吧!我们去看看。”

亮了(1)
回复
引用 @彼得三世 发表的:

更了

更了

两章更完

两章更完

亮了(1)
回复
查看评论(1)

没了什么心思计较

没了什么心思计较

亮了(2)
回复
引用 @彼得三世 发表的:

两章更完

两章更完

lz加油~

lz加油~

亮了(0)
回复
Re:奇怪的锁,奇怪的老爹,我老爷子也有秘密?
虎扑游戏中心
步行街主干道最热帖
公务员体测1000米 求助
目瞪狗呆系列…
大家对南昌这座城市有什么评价?
看着夫赖玩眩晕李信,我也去试了一下
还有人在那吹钟薛高呢,来看一看。果然是一点点添加剂啊。
60岁聋哑老人第一次独自坐电梯被困
孙杨领证了,女生笑得也太甜了
年轻时被陈冠希吊打 谢霆锋算不算靠自律变帅?
求助各位jr,外婆近80岁患乳腺癌
兄弟们帮我看看这是什么蛇
步行街主干道最新帖
看着夫赖玩眩晕李信,我也去试了一下
古驰宠物床一张卖7万元,古驰上架宠物用品,部分已无库存
肯豆
看到这些玩哥特的忽然觉得其实说唱挺好的
女子因体重太轻咳嗽咳断肋骨:合影时自己像外来入侵物种
雪糕总统山,大家有吃过这个雪糕的吗
求助家人们,这责任归谁?
Day15 澜尔日记
如果考场全是泳装美女,分数会高吗?日本小哥实验
重庆电梯房比例居全国第一
热门游戏-即点即玩
无需下载,足球经理模式一键即玩
开局免签艾弗森!答案,就在《NBA范特西》
如何描述《山海之痕》游戏的画质,陶渊明曾说:“芳草鲜美,落英缤纷”
《NBA英雄》教练系统上线啦!我选好了,看看你的
关于《荣耀冠军》的玩法姑且不说,但客服真的超甜